Browsed by
Category: 編輯人讀書

派蒂史密斯的時光列車

派蒂史密斯的時光列車

派蒂史密斯是我近年來一定會關注的作家之一,自從讀過她的《只是孩子》,就對她的寫作技巧大大折服。其實派蒂很早就開始寫作了,在寫歌之前,她主要都是寫一些詩和散文,並且信誓旦旦想要成為一位作家。

 

m tram早慧的老靈魂

雖然沒看過派蒂早期的作品,但是從她如今的寫作筆觸來看,當時她應該已經是一個敏感、纖細的女孩,具備了當一個好作家的所有條件,從年輕寫到現在才出手,從這裡就可以看出派蒂的文字是如何洗鍊,又能經過時間的考驗。

只是孩子》描寫她和靈魂伴侶羅柏的青春往事,也是派蒂一舉震撼美國文學界的力作。這本書裡記錄的不只是一個時代,也是一名才華洋溢的藝術家,在經過大半生的創作生活後,如何又感性又理性地去回顧最青澀的日子。我當初看到這本書的封面就非常喜歡,儘管並不是特別喜歡派蒂的歌,但她用平淡筆觸去描寫應該波瀾壯闊的事,讓人印象非常深刻。

 

寫完舊事,回到現實

book author派蒂在《只是孩子》的末尾寫到,這本書是她對羅柏的承諾。羅柏過世後十多年,她才有辦法動筆寫,又過了許多年這本書才被出版出來,但裡頭蘊含的能量絲毫無減。看完《只是孩子》,讀者莫不期待派蒂再多說一些成名之後的故事,而《時光列車》就是派蒂對讀者做出的回應。

看完《時光列車》前兩篇,我就完全相信派蒂應該是非常好的詩人。在前一本書裡她的文筆非常簡樸,所幸故事非常精彩,讓她的筆觸因此相得益彰。在第二本書裡,派蒂便更進一步地表現了她無邊無際的想像力,以及與眾不同的描繪功力。其實一代龐克教母的生活也非常簡單,她獨居,也獨來獨往,每天固定造訪的地方就只有咖啡店。派蒂繼續細細瑣瑣地敘述著生活,看的影集,或是讀過的書,但她充滿想像力的結尾往往令人驚艷。真的好會寫啊,這麼好的譬喻是怎麼想出來的呢?

有些作者多產,一年可以寫兩三部作品,有些作者則是以生命書寫,數十年的經驗才換一本書。我無意評價優劣,但派蒂無疑是屬於後者。她的兩本書都是用生命換來的,而用生命書寫的作品,又怎麼能不動人呢

吳明益的單車旅行

吳明益的單車旅行

book lover吳明益是近年最受矚目的台灣中生代小說家之一,自從長篇《複眼人》之後,在國內和國外都造成不小轟動。編輯小姐有外國朋友讀過《複眼人》,非常激動地跑來跟我說台灣怎麼有這麼厲害的小說家,完全讓他看到不一樣的台灣文學風景。

 

台灣本土的魔幻寫實

編輯小姐也讀過不少吳明益的作品。早期的吳明益以書寫自然為主,山脈、海洋、蝴蝶,都是他心心念念的書寫對象。自然書寫的小說在台灣雖然不多,但也並不少見,吳明益之所以特別突出的原因,不只在於他極為細膩地描寫了自然,更不時以魔幻寫實的筆法,帶出對於土地的思考與關懷。這樣的書寫風格,在《複眼人》達到了極致,並且開創了不同於同輩創作者的嶄新路樹。

bike ride

認真考察的寫作者

吳明益的成就當然不僅於寫作風格的創立,從他作品中讀出的考察精神,也是同輩小說家中非常罕見的。就拿《單車失竊記》來說,其中對於單車零件、型號的描寫,已經遠遠超出一般小說家查資料能及的程度。據吳明益自己在後記以及訪談中的敘述,他在寫作小說前長期到各處的腳踏車店進行實地考察,甚至自己把腳踏車搬回家,對於不同車型的觸感、速度瞭若指掌,書寫出來的深度,自然不是一般讀讀資料可及。

這麼認真的寫作者,在當今台灣文壇實在太少見了。吳明益在寫作之外的生活也極為低調,很少在公開座談露面,這點也十分難能可貴。畢竟這年頭作家要專心待在房間裡寫作,真的太難太難了啊。